無國界醫生「衝突.求生」貨櫃展覽

0

近來無國界醫生在香港設立了名為「衝突.求生」貨櫃展覽,有幸被邀請到這個活動 Bloggers 優先場,親身體驗一下一班無國界醫生如何幫助在戰爭和衝突下需要醫療服務的平民。

話說我的家庭醫生一直都熱心參與無國界醫生的工作,不時到世界各地不同災區幫助有需要的病者提供醫療服務。他偶爾會離開診所達數月的時間,有時候我也很好奇無國界醫生的工作是怎樣的,怎麼一份義務工作能帶來這麼大的吸引力。

其實參與無國界醫生的不一定全部都是醫生,他們還需要受特別訓練的工作人員負責保安,登記等的事情。畢竟在戰亂地區,什麼人也有,什麼事情也會發生,連恐怖份子都會遇上,為保障醫療區內的所有工作人員,程序上一點也絕對不能疏忽。

在工作人員手上拿過工作證(真的很認真哩,要把自己當成無國界醫生一份子)戴上耳機,跨過閘門便走進數十尺的貨櫃裡,走過一個又一個區域,看過車內播放醫療實況影片,感受無國界醫生如何充份利用有限空間和資源。那裡的病房都是從棄置校舍改裝而成的,而「迷你」手術室則由吹氣帳篷蓋成的。病人都被貼上不同顏色的標籤,代表緊急性,需要接受手術的將被第一時間處理,而最後的,是垂死的病人或已死亡的,都不能棄之不理,要等到處理完危急病人後,再把他們運送到安靜的地方,通知家人前往探望。

室外還設有展板,展示無國界醫生在戰爭、衝突地區進行救援的各樣情況。還有范寧醫生─無國界醫生香港辦事處主席,駐場為大家講解,也歡迎大家提出問題。

范寧醫生說,他當無國界醫生時,最難忘的經歷是剖腹產子,認為把生命帶來世界上是最值得鼓舞的事。他還在香港的醫院工作時,並沒有負責產房工作,只是出發到戰區前,找不同部門的醫生「偷師」讓他參與一下醫療過程,從中學習知識。在戰地裡,由無國界醫生接生的所有嬰兒,男孩會以接生的醫生的名字來命名,女孩會以接生護士的名字來命名,以表示感激和敬重。他更說當上無國界醫生後,感覺人與人的關係緊密得多,地球可愛在於人,所以必須用有限的生命去幫助身邊有需要的人和學懂珍惜身邊的人。

范寧醫生也分享了在以色列戰爭下提供醫療服務遇上的情況,被問到會否拯救挑起戰爭的人民時,范寧醫生說,誰挑起戰爭大多時候都不能從表面上見到,很難斷定,因為除了對外戰爭以外,很多國家還有內亂,各方的士兵都很難得到救援,有時敵方也會前來請求救援,只要檢查點算棄械便能過關,他們一樣會醫治。

對於安樂死的看法,范寧醫生說,安樂死這個名字改得不好,因為要死就一定不安樂。當他遇到這些情況下,他認為這個病人康復機會才是關鍵,比如遇到半昏迷狀態或患上絕症的病人,不會讓病人安樂死,但在尊重病人意願下,不會執意醫治。

范寧醫生認為,在香港完善與先進的醫療設備下,少一個好醫生不會差很遠,但在戰爭或落後地區,多一個醫生卻可造福萬人。他希望更多香港醫生能夠參與這個工作,為世界上更多人帶來希望。

活動過後收到「救援行動包」一份,第一幅圖片的是 Bloggers 們的行動包,包括更多無國界醫生的資料,假若任何人有意索取,也可到「衝突‧求生」網頁填寫申請表格,索取第二幅照片裡的「救援行動包」一份,裡面包括活動貼紙、明信片、資料及指引,幫助更多人了解多點武裝衝突,並協助發放消息。

更多資料及「衝突‧求生」貨櫃展覽位置:http://livinginconflict.hk

發表迴響